當前地址:佛教在線 >> 臺灣佛教 >>首页 > 生命關懷

痛:不再難以承受

http://taiwan.fjnet.com   2009年10月12日点击:0   佛教在線   字體:    

一個不平靜的早晨,手機鈴聲響起,電話彼端傳來母親慌張的呼喚:「維宏!趕快來中國醫藥學院的急診室,你父親在這裏。」

父親雖是我的繼父,但父子之情不因血緣之有無而稍減。當我匆忙趕到之時,父親已躺在擔架上,不斷的嘔吐。意識雖仍清醒,但經急診醫師做心電圖掃瞄,初步判定為第四級的心肌梗塞,臨床上若不急救,則將近有百之九十的死亡率。曾有許多人在此情況下,還來不及送到醫院便已不幸逝去。於是急診醫師迅速聯絡「心導管室」準備做心導管手術。就在將父親由急診室往心導管室的空中走廊上,父親曾一度測量不到血壓,心跳幾乎停止,因此一進入心導管室便立即接受電擊,此時醫師告訴我們家屬心中要有所準備,即使立刻手術,但手術成功率僅有百分之五十,而且縱然手術得以成功,其後續的併發症,也將使病人的存活率降至百分五十以下。     僥天之悻,手術尚稱成功,父親心臟中堵住的血塊被順利的打通,但因當初心臟受損的面積過於嚴重,後續的七十二小時內,心跳隨時可能停止。這是醫師第二次要家屬有心理準備。在這七十二小時內,我們寸步不離加護病房,在病房外苦苦守侯。偶而走近加護病房門外,靜靜傾聽維持父親心跳機器的運轉聲,只聽得機器偶而快速運轉用偶而慢速運轉,極端的缺乏規律。待加護病房會客時間到,進入病房中看著機器屏幕,極端錯亂的心電圖,父親的心跳時而高達一百六、時而僅有六十餘,我們的心境亦隨著機器的運轉而混亂不堪。這漫長的七十二小時,終於在父親被電擊近二十餘次的急救下,驚險度過!然而痛苦的尚在後頭,在手術過後三日,其它相關併發症逐一浮現,肺氣腫、呼吸窘迫症、腎衰竭、水腫、敗血症、肺積水、及血栓四處流竄可能造成的中風等等,致使父親的病床上前前後後共吊滿了九瓶不同的點滴及藥物,再加上呼吸器、鼻胃管、洗腎機、導尿管、及心跳輔助器,父親身上總被插了十四根管子,拔掉其中任何一條,父親的生命立即會消逝。這是何等的悲哀!生命的斷續是維繫於一根根痛苦的管子上,尋覓不到絲毫人性的尊嚴。在手術後第十三日,父親感染細菌的情況達到連醫師也束手無策之時,醫師第三次要求家屬要有心理準備。

也許是佛力加被,因父親平日精勤修持,故而竟然又奇跡似的熬過了感染的折磨,漸漸的復原。終於在手術後第十七日,父親漸漸的清醒過來。真誠的感謝十方諸佛的加持,令父親能在這人世多停留二個多月。在這二個多月的緩沖期,我儘量為父親開導「一念蓮華 (掌握生命最後一念,念佛求願往生) 」,以防不時之需。

在加護病房住了八十一日後,父親因情況好轉而轉至一般病房。然而僅在一般病房過了二夜,便又因腎臟衰竭,再度進入加護病房。原本以為只需再洗腎一次即可,豈料到一開始洗腎,父親心臟便承受不了,而慢慢衰竭。在十月廿四日凌晨一點左右,父親在加護病房接受急救,這次急救又為父親爭取了四個小時的生命,令我能為父親做最後一次的臨終導示,並為他蓋上陀羅尼經被。此時父親意識依然清醒,且頻頻掀開棉被,示意他很熱,但觸及父親之手、腳之時,只覺越來越冰冷。終於在早晨微醺之晨光中,父親心跳再度停止。當醫師循問家屬是否要再急救,我們回答:「不用了,再次的急救僅是延長他的痛苦,沒有意義。」

一個小時過後,助念團師兄們,來到中國醫藥學院的助念室,展開了八小時的助念,並結緣一顆舍利子,含到父親口中。

生命的消逝總是令人惆悵,然而父親在臨終之際,得蒙師兄為其助念,相信父親對諸位師兄必然甚為感念。以往雖曾參加助念,但並不熱衷,只因討厭「死亡」的氣息,也從不覺得為他人助念,自己有多少功德。然而從這次父親的過世,承蒙師兄為其捨報八小時及三日之後的中陰身助念,我才深深的體會到助念師兄們的偉大及不凡,及家屬們對助念師兄們的深深感激之情。(文:黃宏佛)

(本文來源:佛教在线  編輯:明娟)
查看所有留言已有10人發表評論

 匿名發表 
更多..生命關懷
Lotus Foundation- 11.jpg
蓮花基金會推動「回家真好」 幫助末期病人圓一個回家的夢,邀請社會大眾一同協助末期病人與家屬,滿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