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地址:佛教在線 >> 臺灣佛教 >>首页 > 藝文生活

茂呂美耶──用英語解讀佛教

http://taiwan.fjnet.com   2015年11月24日点击:0   佛教在線   字體:    

 

 

日語中有許多佛教用語,而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,更不自覺地頻頻使用佛教用語,例如「四苦八苦」、「諸行無常」、「緣起」、「執著」、「因緣」等等。然而,倘若問對方該詞的真正意義,對方很可能會舌頭打結,一句話也說不出,最後乾脆用一句「就是那個意思嘛」搪塞過去。

至於「那個意思」到底是「哪個意思」,只要是日本人,通常不會追問下去,否則會成為「讀不懂空氣/KY」(搞不清四周氛圍、白目)的人。

我是宗教白痴,更是佛教門外漢,至今仍無法理解「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」這句話裡的「空」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。雖然明白這句話說的似乎是「這世上的所有物質現象都不真實」,所以我應該不受美食誘惑、不在乎自己長得美不美、不去數自己的銀行戶頭還剩多少存款、不計較這次的新書到底賣出幾千本。反正一切都是「空」,一切都是虛無。

可是,這世上的所有物質現象都虛妄不實的話,不就等於「死後的世界才是真實」嗎?那我們活在這世上還有什麼用?和尚尼姑可以靠香錢解決民生問題,咱家這種靠打鍵盤維生的人,總不能懷著只要每天唸著「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」,院子上空便會掉下銀子的妄想過日子吧?

分享也因此,這本《用英語悟道》(原文:《英語でブッダ》,扶桑社)上市後,我就買了一本回來,想看看這位在日本因上了電視綜藝節目而出名的年輕僧侶,到底用什麼英文來說明讓我想破頭也想不通的「空」?
作者名為大來尚順(おおぎ?しょうじゅん),大學畢業後赴美在加州Graduate Theological Union(聯合神學研究院)獲得碩士學位,又在哈佛大學神學院研究。回國後,以英語和日語在日本全國各地講演,積極展開佛教傳道活動。通過用兩種語言進行活動的過程,作者發現,與其用日語或漢字說明佛教用語,不如用英語來得淺顯易懂。

同樣是佛教,中文的佛經翻譯自古印度梵文,之後再傳到日本,日本的佛教等於是第三手。而日本的佛教團體,在明治時代之前是享有特權的知識分子階層,他們擁有左右國家政策的影響力。只是,在解讀傳自中國的佛經時,有些大師受縛於音譯漢字的意義,有些大師則因時制宜,故意解讀為另一種意思。傳到現在,演變為各種宗派,且為了爭取信徒,各說各話,令我這個宗教白痴益發糊塗。而我看得懂中文也看得懂日文這點,在此反倒成為一種陷阱,害我在中文與日文的佛經解說文章之間,轉來轉去,愈陷愈深,最後竟對那些用術語解說術語的說教產生排斥反應,也益發想閱讀直接從梵文翻譯成現代日文的佛經解說。

就在我宛如盲人摸象時,湊巧看到這本《用英語悟道》的佛教用語解說書。於是我想,乾脆換另一種語言試試看。這一試,還真摸著了頭路,我一面閱讀,一面用力點頭,自個兒在書桌前嗯個不停。

原來宗派是「School」,施主、信徒是「Member」,江戶時代制定的「檀家制度」是「Membership records」。「往生」是「Birth into the Pure Land」,也可以說成「See you again in the Pure Land」。

我最討厭的「業障」(karma)這個詞,作者解釋為「Action」,不是當事人在前世做了什麼惡行所招來的「果」。我對前世完全沒有記憶,但確實有佛教虔誠信徒對我說過:「妳今生之所以婚姻失敗,妳今生之所以患上癌症,妳今生之所以和娘家不和……都是妳自己或妳的祖宗在前世或前前世種下的因。」

聽了這種話之後,無論對方是什麼宗派,我都盡量與所謂的「虔誠信徒」保持安全距離,免得對方一直勸我用信用卡借錢買什麼奉祀佛壇。

「業障」之所以和前世扯上關係,是因為印度有嚴謹的種姓制度,最高階級是婆羅門(祭司),接下來依次為剎帝利(王族、武士)、吠舍(平民、一般市民)、首陀羅(奴隸)。這種身份階級是世襲制度,賤民生的孩子永遠是賤民。為了肯定世襲階級制度,印度教將「業障」解釋為因果關係。因為你前世做了壞事,今生才會生在奴隸家云云。或者有些佛家人說,倘若你今生做了壞事,死後會下地獄,來世會投胎為牛為馬什麼的。

現代日本已經沒有類似印度的世襲身份階級制度,於是,佛教的「業障」變成「前世」,變成「妳的祖宗」。拜託,我只認識在台灣早已過世的外祖母,其他祖宗我根本不認識。祖宗所做下的惡行,幹嘛要我在今生承擔?

但將「業障」解釋為「Action」的話,一切就很簡單明瞭。你在此時此刻所做出的行動,會影響到你往後的人生;而你此時此刻所做出的行動,在下一秒鐘時已經成為「過去」。也因此,作者將「業障」英譯為「Living for Hope」。

最有趣的是三毒「貪、嗔、痴」。這三毒通常英譯為「Desire」、「Hatred」、「Ignorance」,作者卻改為「Greed」、「Anger」、「Stupidity」,三個詞的第一個字母合起來便是「GAS」。說得真好,「GAS」若存在體內,對健康無益。

再來看看「諸行無常」,一般英譯為「Life is Impermanence」。凡事都是剎那生、剎那滅,沒有永駐的青春、沒有永恆的愛情、沒有永生的性命……這點我能理解,連我家院子那些花期早已結束,只剩幾枝仍在苟延殘息的秋櫻,也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變化。因而作者將「諸行無常」英譯為「Everything is Changing」,又特別交待,別忘了自己也在時刻變化,所以應該是「Everything Including Myself is Constantly Changing」。

 

那麼,我最想明白的「空」呢?

「空」,一般英譯為「Emptiness」,但梵文的「空」(Sunyata)並非表示烏有、虛無,而是這世上不存在「固定的實體」,這個「固定的實體」也包括「我」。簡單說來,就是這世上不存在任何一個「單獨的個體」。作者認為「Non-Being」比較易懂。換句話說,這世上的所有實體並非孤單浮在宇宙,都是互相連帶的關係。「空」的思想其實是「Not Alone」,是互相依賴的「Interdependence」、互相銜接的「Interconnectedness」。作者又說,「空」的思想是「緣起」思想的支柱。

明白了「空」其實是一句很簡單的「Not Alone」之後,我每天朝夕在院子剪那些即將枯萎的秋櫻時,總會對著秋櫻喃喃自語:「You're not alone. You're not alone. I'm here.」因為它們明明只剩幾天壽命,仍拚命想開花,我只能每天勤快去剪掉花瓣已落的花,或已枯萎的花莖,讓剩餘的營養集中在那些「諸行無常」的花苞上。

仰望院子上空時,我也不會再懷有銀子會自空而降的妄想,反倒慶幸自己可以每天欣賞時刻都在變化的山水畫。新書賣得不好沒關係,只要持續「Action」,下一本書或許會來個「Big Changing」。

不過,我到院子小屋餵食眾貓主子時,我會情不自禁改口說「Yes. I'm not alone」。有眾主子在身邊陪伴,我當然「not alone」也「not lonely」呀!就差沒有每天對牠們頂禮膜拜而已。要我用信用卡買什麼奉祀佛壇,我不如去多買幾座貓塔。文:轉自聯合新聞網  (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)讀?書?人 專欄/茂呂美耶

 

 

作家簡介

茂呂美耶(Moro Miya)
日本埼玉縣人,生於台灣高雄市,國中畢業後返日。1986年起在中國鄭州大學留學兩年。網路暱稱Miya,愛與讀者閒話家常日本文化,深受華文讀者愛戴,是知名的日本文化達人。

著有《大正日本》、《明治日本》、《戰國日本》、《戰國日本Ⅱ:敗者的美學》、《物語日本》、《江戶日本》、《平安日本》、《傳說日本》、《歐卡桑的尖嘴兒子》、《乙男蟻女》、【字解日本】系列、《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》、《漢字日本》等。譯作【陰陽師】系列、【半七捕物帳】系列、《虞美人草》等

 

(本文來源:聯合新聞網  編輯:萱樂)
查看所有留言已有10人發表評論

 匿名發表 
更多..生命關懷
Lotus Foundation- 11.jpg
蓮花基金會推動「回家真好」 幫助末期病人圓一個回家的夢,邀請社會大眾一同協助末期病人與家屬,滿...[详细]